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注册:京剧剧本:红旗大街-吴江市上新电器有限公司

时间:2019-08-11 14:55:11   作者:   来源:   阅读:60   评论:0
内容摘要:   人物表:  崔明喜,女,50左右的瞽者推拿师。  杨继宗,男,20多岁,开发公司总司理助理。  李自荣,男,50多岁的下岗工人。  李青华,女,李自荣女,20多岁,县医院医生。  方大姐,女,60多岁的退休干部,老党员。  王谦明,男,30多岁,方大姐子,北京某公司老总......

u=40764586653700116439&fm=200&gp=0.jpg

  人物表:

  崔明喜,女,50左右的瞽者推拿师。

  杨继宗,男,20多岁,开发公司总司理助理。

  李自荣,男,50多岁的下岗工人。

  李青华,女,李自荣女,20多岁,县医院医生。

  方大姐,女,60多岁的退休干部,老党员。

  王谦明,男,30多岁,方大姐子,北京某公司老总。

  杜奶奶,女,60多岁,李自荣街坊。

  杜久,男,20多岁,无业青年,杜奶奶孙。

  小凌,女,20多岁女记者。

  小王,摄影师。

  钱德一,男,50多岁的开发商。

  刁连举,男,40岁左右,胡德一公司总司理。

  杨祖父、杨父、杨母等。

  秃顶打手甲乙丙。

  农民工若干人。

  群众若干人。

  第一场  陌头

  【2013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京城四周某县城红旗大街,一排紧挨的几间门头房。

  【幕启:李自荣开的“小吃店”。左边是“瞽者推拿”。右边是书店,店门上锁、贴着“吉房出租”。李自荣小吃店门外,门口一张桌子上摆放煎饼果子、油条、豆腐脑等吃食,左右各摆放两张小桌、几把矮凳,3群众及民工甲、乙、丙、丁散座着吃早餐。

  【李自荣自门内端一篮油条上。

  李自荣  来了--(唱)【西皮散板】

  自从下岗开小店,辛辛苦苦十几年;

  人有节气不怕难,风吹雨打腰不弯。

  【内杨维宗:“老板、刁总这边请。”

  【杨维宗谦卑地引钱德一、刁连举上。

  杨维宗  老板--,给我们仨找个地儿!

  李自荣  您三位内里请?

  刁连举  不,不,就在外边随便吃点。

  李自荣  好,请这边座。

  【将三人向门左一桌让。原座该桌的民工甲、乙起身,随手将碗筷等收拾到门边的大盆里,转身将零钱放到门口桌案的一个纸盒子里。

  【李青华从门内上。

  李青华  爸,到点了,我去上班了;张叔、赵哥你们吃好啦。

  李自荣  好,慢点。【李青华下,杨继宗一直对着李青华目不转睛。

  民工甲  李哥,青华这孩子有前程!

  民工乙  青华回咱们县医院上班,李叔你算熬出来了,该享福了。

  李自荣  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脾气硬,她妈得了看不起的病,去世的时候,她才上小学,那时候就说大了一定要学医;去年她导师给她先容了北京的医院,可她非要回来应聘,拦也拦不住,没措施啊--

  (唱)【西皮原板】

  青松不怕大雪压,傲菊经霜花更发;

  受苦的孩子懂事早,学习用功还顾家。

  乡亲们没少照顾她,回到乡里来酬金。

  民工甲  李哥,回见。

  民工乙  到点儿了,我们走了。

  李自荣  哎,好,慢走。

  【李自荣擦桌子。钱德一等三人坐。其他桌的人陆续起身、放钱后脱离。

  李自荣  您三位老板吃点啥?

  刁连举  李老板不用忙活,我们自己拿吃的,待会儿一块算账。

  李自荣  好,好。

  【崔明喜上,逐步走到大盆处,准备收拾。

  李自荣  大妹子,别动,我来。

  崔明喜  好,放到水管那,我逐步洗。

  【李自荣端大盆下,崔明喜随下。

  刁连举  继宗,怎么还发呆呢?不埋怨这大冷的天,不在宾馆吃自助跑到这路边摊来了?

  杨继宗  刁总,我见过金发碧眼的、见过淡妆浓抹的,没见过这么清秀的!

  (唱)【西皮快板】

  雨后海棠最堪赏,出水芙蓉压群芳;

  金菊沾露更怒放,梅花带雪特别香。

  刁连举  继宗,你爸的钱你两辈子花不完,让你来我这儿是历练历练,可别把心思都花在女孩子身上。

  钱德一  老刁,到这路边摊能历练个啥!难不成有啥名堂?

  刁连举  钱总,你也看到了,到他这里来的都是些干活的,多数照旧农民工。早餐的稀饭、中午的汤他都不收钱,早餐两三块、午餐六七块就能吃饱,我看整个华北可能都没有这样的,一样的饭卖给我们和这些人的不是一个价。

  杨继宗  刁总,我们成冤大头了?

  刁连举  不,不,人家没多收我们的,只是少收了那些农民工的。钱总,前几天我派司机悄悄探询过这街上的人。这个姓李的不简朴。

  钱德一  怎么?

  刁连举  此人以前是红星厂的劳模,因为不平厂里让几个老职工下岗跟当官的闹,最后他替他师傅下了岗,开了这家小吃店。厥后南方的一个老板来收购了红星厂,他又替一个工友跟老板要抚恤金,谁人老板也是个猛人,派人来这里堵住他谈判,谈崩了,他一小我私家就放翻了三个,随着来的人楞被一群刁民围在这里,一面包车专业打手没打出这条街去!最后幸亏是谁人老板识趣快,就地提了一袋子现金过来,一口允许了条件,县政府又派人出头才把事压下。

  杨继宗  那女孩是他女儿吧?

  钱德一  继宗,跟刁总学着点,以后我们要在这里搞开发,这可是用得上的人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买通他跟咱们一条心。

  刁连举  我看够呛!这家伙不像那些当官的明确原理,可是起码不要让他跟咱们作对。

  【站起来,向屋内偷瞥一眼。

  老板--(唱)【西皮摇板】

  要赚大钱不轻松,黑白两道要铺平;

  有钱能让鬼点灯,就不知在他身上灵不灵。

  钱德一  老刁,就按你的意思办!咱们走吧。

  杨继宗  (热情地)李老板--,结账!

  【内李自荣:“哎!来了!”李自荣上。

  李自荣  您几位吃好了?

  杨继宗  好了,给您钱(递过一张100的),别找了。

  李自荣  别介,咱不能沾您的自制,您几位吃的……

  刁连举  我们吃了三根油条、三个鸡蛋、三碗稀饭,您看着收。

  李自荣  十块五,收您十块。

  刁连举  好说,好说,一回生、两回熟嘛,以后说不定要常来常往了。走了,再见。

  李自荣  您慢走。

  【钱、刁、杨下。

  【崔明喜上。

  崔明喜  李哥,这几个是什么人?

  李自荣  看样子是外地来的有钱人,管他呢!

  崔明喜  我看不见,可耳朵好使,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似乎提到你,当心点。

  李自荣  咱没啥可惦念的,咱不惹事可也不怕事儿。

  崔明喜  别让人把青华拐跑了,让她小心点,唉!

  (唱)【二黄摇板】

  我的儿被拐卖二十一春,

  眼哭瞎肝肠断也要找寻。

  李自荣  一提孩子你就伤心,别总想不开了,几多人帮你找着呢。被拐卖的孩子也纷歧定都受罪,真受罪的照旧当妈的!你回去歇会儿吧,眼看不见还天天早晨随着忙活。

  崔明喜  说这些干啥,那我回去了。

  【崔明喜回瞽者推拿店下。

  ----幕闭

  第二场  巷尾

  【前场后十多天的一个黄昏。瞽者推拿店旁小巷口。

  【幕启:三个秃顶壮汉扭住杜久上。

  秃顶甲  这回看你往哪跑!

  杜  久  哎,列位年老,轻点、轻点。

  秃顶乙  堵了你小子几天了,哥儿几个受老罪了!

  秃顶丙  轻点?再还不上钱,有你小子好受的,还要不要胳膊腿儿了?!

  秃顶甲  先捶一顿泻泻火!

  杜  久  别动手,我跑出去这不就是筹钱去了嘛。

  秃顶甲  钱哪?

  杜  久  没筹着。

  秃顶乙  我操!(扇杜久头)

  【秃顶甲按住杜久,秃顶乙、秃顶丙准备动手。

  【下班回家的李青华上。看到被打的是杜久。

  李青华  住手!为什么打人!

  秃顶乙  一边去!再管闲事连你一块打!

  李青华  爸--,有人打久哥—

  【崔明喜上,探索着向喊声偏向走。

  崔明喜  (焦虑地)青华,怎么回事?

  李青华  崔姨,你别过来,有人在打久哥,去喊我爸。

  崔明喜  你爸刚去取快递了。

  秃顶乙  瞎婆子,你找死啊!小妞,闭嘴!

  崔明喜  青华—

  (唱)【西皮散板】

  遇此境急怒攻心肺气炸—

  拼残躯我也要护住青华!

  【秃顶乙怒目崔明喜,秃顶丙走向青华欲制止。

  【内刹车声响起。小凌怒喊:“住手!”小凌冲上,杨继宗、司机、小王随上。

  杨继宗  (对青华)怎么回事?

  司  机  (凑近杨小声说)咦?这几个似乎是刚从刘大头那请来的保安。

  杨继宗  你们几个想搞事情?

  【秃顶甲气焰稍降,放松了对杜久的压制。李青华搀住崔明喜。小凌看李青华。

  秃顶甲  杨助理,我们不是接触的、是要账的。这小子欠账不还。

  杨继宗  那你们也不能冲人家李医生耍横啊!

  小  凌  就是!你们敢动青华一手指头,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王哥,把他们录下来!

  杨继宗  噢?你们认识?

  小  凌  她呀—

  (唱)【西皮流水】

  中学六年是同窗,情深意长更比姊妹强;

  人说是,贫贱之交最难忘,

  酒肉的朋友不久长;

  这次跟你们来一趟,

  面上是为事情、其实是为跟青华聚一场。

  杨继宗  好,好,只要你们把我们公司的广告拍好了,想怎么聚怎么聚,我请客。

  秃顶甲  (识趣赶忙上前)对不起,小李医生,适才有点激动了,真不是冲您。

  秃顶乙  您多包容。

  李青华  先把人放了。

  杨继宗  放了!

  秃顶丙  这…,不是我们不给体面,把他放了我们交不了差啊!

  【李自荣拿一套厨师用刀具快递上。小凌走到李青华身边,两人拉手。

  李自荣  那怎么才气交差啊?

  秃顶甲  (脱口而出)欠债还钱。(扭头看)啊--?是李、李师傅啊,您好!

  李青华  爸!适才他们打久哥,还想打我和崔姨。

  秃顶甲  没有,没有。

  秃顶乙  误会,误会。

  秃顶丙  这是您老的女儿?

  李自荣  你们认识我?别管是谁,凡事都该讲出个理来。

  秃顶甲  杜久借了强哥60万,我们是替强哥要账来了。

  李自荣  这么说,你们是秃顶强的手下喽?(向杜久)小九九,你干什么借了这么多钱?

  杜  久  李叔,我……(欲言又止)

  秃顶丙  姓杜的,欠条可还在强哥手上哪。强哥说了,你小子实在还不上,可以拿这老宅子抵债。

  李自荣  小九九的老宅子,前脸儿三间有两间租给了我开小吃店、一间开了推拿店,这么说秃顶强是让你们到我这耍横来了?老宅子抵债,呵呵,好大的威风!

  (唱)【西皮快板】

  三十年来在县城,横眉冷对看世情;

  众黎民善良劳苦命,遇事非忍气又吞声;

  牛鬼蛇神反倒成了精,欺男霸女罪难容;

  红旗大街还姓红,岂容流氓来逞凶,

  单等那一轮向阳当头照,万里雾霾一扫空!

  秃顶甲  误会!误会!李老板,您不认识我们可我们都认识您啊!您的仗义弟兄们都佩服的紧啊。小九九这事儿我们事先不知道跟您有牵扯。这样吧,今天看到您了,那我们倒好交接了。我们这就走,您不信下来可以详细问杜久…

  秃顶丙  就这么走了,那…

  秃顶甲  (赶忙制止秃顶丙)闭嘴!(转头笑着向李自荣)您看?

  李自荣  你倒爽快。这么地吧,你把小九九交给我,给强哥带个话,真欠他的帐,请脱期几天,我们一定还。几位不着急的话,到我的小破店坐坐,我这刚买的一套新家伙,给你们整两个小菜喝一杯。【亮了亮刀具。

  秃顶甲  那里那里,我们这就走。李老板您忙。(急遽拉秃顶乙、丙,又向杨继宗等)杨助理,我们走了。

  【秃顶甲乙丙三人下。

  李青华  (拉着小凌,喜出望外地)小凌,你怎么来了?

  小  凌  这家开发商为了到京城打广告,吸引京城的买家,跟我们公司签了条约,来给他们搞设计,我抢着来了。

  李自荣  别在这站着了,回家边吃边说吧,我也该忙活了。小九九,你跟我去打下手,晚上再回家商量事。

  众  人   好。

  杨继宗  那我…

  小  凌  杨助理,您和王哥先带行李去宾馆部署吧,我晚上再回去。

  李自荣  哦,杨助理,今天的事谢谢你资助。

  杨继宗  应该的。那好,再见。

  【灯暗。

  ----幕闭

  第三场  家里

  【当天晚上。小吃店后院,杜久与奶奶住三间正房北屋,杨明喜租住两间东屋,李自荣父女租住两间西屋。

  【幕启:杜久与奶奶住三间正房北屋内。方大姐陪杜妈妈坐在桌旁。

  【内,杨明喜: “等等我。”

  【李自荣上,杜久搀杨明喜随上。

  李自荣  (边上场边向杨)主顾都走了?

  杨明喜  原来尚有一个,我提前打电话改约到明天了。

  李自荣  师母,还没睡啊。方大姐也在啊。

  方大姐 下午的事我们在后街老胡家听说了,我们家老王现在还在老葛家。怕杜妈妈着急,我先过来陪陪她。

  李自荣  老葛家有什么事?

  方大姐  老葛的孙子改改死了。

  李自荣  啊?怎么回事?改改那么棒的小伙子!不是在深圳的合资公司干的挺好的吗。

  方大姐  听说是猝死,整年整月的不闲着,活活折腾死了。

  杜妈妈  唉!造孽啊。

  李自荣  师娘,事情问清楚了,小九九是被人勾着去赌钱,打了60万的欠条,傍黑天闹这么出消息是被人家逼债来了。

  【杜妈妈眩晕欲倒,方大姐急搀。

  杜  久  奶奶!

  杜妈妈  你把你这不成器的工具--(站起扬手欲打,方大姐急拦)(唱)【二黄散板】

  十七年风雨狂怕谈以往,

  怕的是你年幼小再受创伤。

  【二黄三眼】

  想当年,你爷爷体弱被迫下岗,

  自荣他气不外去轮短长,

  一大摞奖状扔在厂长桌子上,

  替师傅下了岗自己出去闯。

  【二黄原板】

  没几年黑心老板收购红星厂,

  国营厂酿成了私人作坊;

  你的爹去送货车毁人亡,

  你爷爷病死、你母出走、万般凄凉;

  要抚恤自荣他大闹一场,

  才使得咱祖孙相依度时光。

  实指望你学他人生模范,

  做一个重情义、勇继续、

  勤劳善良、坦坦荡荡好儿郎。

  哪成想你偏向邪路上往,

  少廉寡耻胆大包天去赌场,

  借下了还不清的阎王账,

  我还不如一头碰死(叫散)在就地!

  方大姐  杜妈妈,您别急,消消气。

  崔明喜  是啊,我们想想措施。

  杜妈妈  事到如今,走投无路啊!

  李自荣  师娘,您放心!

  (唱)【西皮二六】

  任凭风雪来得骤,泰山压顶不低头;

  行路难咱们相伴一起走,

  危难时更要抱团手拉手;

  千难万险别发愁,不容虎豹把孩子叼走!

  杜妈妈  自荣,这些年你受苦受累、起早贪黑的也没挣下啥家当。青华虽说前程了,可看这房价这涨的,你就是累吐血也难给孩子挣套房。你师傅走的时候还让我照看你,瞥见你过得这么累,我心里也苦啊。

  崔明喜  我这里尚有点,原来想再开个店的,先拿这二十万救急。

  方大姐  是啊,有我们各人哪,我已经给谦明打电话了,他正在想措施。

接待转载回链: 京剧剧本:红旗大街|民生网
本页牢靠链接:https://www.minshengwang.com/yiminsheng/764727.html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官网)
  苏ICP备10204504号-1